首页 >> 最新动态 >>乐涂人生 >> 书斋有别名
详细内容

书斋有别名


我的书斋名曰“倾翠书屋”,起用此名是由于其坐落于小居顶楼,沿窗远眺能望见屋外小区内的一片翠竹林。每每在画室中作画、写作、看书后的闲暇之余,我都会伫立窗旁欣赏这连绵的竹叶在风中舞蹈,时而轻快时而激烈,犹如乐曲般耐人回味,倦怠之意也随即消失无踪,又可抖擞精神继续工作。

 

近日,得闻李济生老先生为我的书斋的题字已寄到友人家中,便当晚就急急去领宝。一进门,为我求字的萧斌如老师就笑着告诉我:“这次你可是真的得大宝咯!”我自然非常高兴,因为李老是文坛名人,撰文无数,又是巨作家巴金先生的亲弟弟,而且今年已是93高龄。能得到李老的墨宝,实在是种荣幸。当我看到平放在桌子正中的李老的题字时,才明白了萧老师的话中的另一个意思。宣纸上赫然端正地写着几个隶书字,字体优雅内敛又不失遒劲苍健,很难想象李老如此高龄还能写得如此好字。可仔细一看,纸上的书斋名却出乎意料地竟有五个字——“双页翠书屋”。心中揣测是否是李老嫌我取名俗气,改个雅致的?纳闷之际,萧老师的丈夫顾老师走了出来为我们做起了精彩的推理秀:原来,萧老师与李老认识多年,之前是我请她帮忙,代我向李老求字。萧老师爽快地答应并特意准备并裁剪好宣纸,写信一并寄去李老处。但可能是萧老师曾是上海图书馆研究院,多年从事写作,写得投入时思绪连贯、字迹飞扬,“倾”字估计是被李老误解看作为了两个分开的字,于是便有了“双页翠书屋”的诞生。谜底揭晓的一刻,大家都笑翻了,我还继续想象说:“还好我的书斋名只有‘倾’一个字是左右结构的,不然李老题来的字可能要有七八个字那么多噢!”于是大家又都笑开了。

 

就这样,一个美丽的误会却为我的平凡书斋添上了一分传奇色彩,小小的书屋也由于挂上了这个别号而有了更多的话题。

image001.jpg

与李济生献声合影.png 


文章底部落款1609.jpg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