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涂人生
  • 福建安溪随手涂

    为贺1月23日福建南安小梅村苏洪祥宗亲的喜事,我于21日来到福建安溪。面对着满目的山光水色,信手涂鸦,不亦乐乎。

  • 南游记

    南游记 五月,应该正是春暖好时节。我们一行,背着厚厚的冬衣,乘飞机一路向南,穿越了赤道和南北回归线,转了几架飞机,风尘仆仆来到了心驰神往已久的新西兰著名风景区皇后镇。一到新西兰最明显的特点就是,感觉离天空特别近,云层就在头顶咫尺。所以夜晚的星空也是格外靓丽,有种在看银河系的味道。深秋的新西兰南部,漫山遍野的牛羊,缤纷多彩的植物,清新透明的空气,蓝天白云又不时有彩虹浮现,美得令人目不暇接。八天的时间,只允许我们在南岛局部漫游。无论是皇后镇上的港口、农场、山顶缆车;神奇峡湾的热带雨林、海上游览;指环

  • 群贤毕至 珠联璧合——《映日荷花别样红》创作侧记

    群贤毕至 珠联璧合——《映日荷花别样红》创作侧记作者:苏焱 八月的一个早晨,上海书画院浦东分院的画室洒满阳光,一张铺满画桌的丈二净白生宣虚位以待,“荷塘清香远——2014 海墨荷花艺术展”中的一幅重头作品,将在这里由本会几位丹青高手合作完成。 我会副会长、上海书画院浦东分院院长徐立铨首先开笔,洋洋洒洒间几片鲜活的大荷叶跃然纸上,浓淡干湿韵味十足。接着应鹤光会长在左上方画起了红荷,同时,画师马伟林也在右边部分恣肆挥毫,笔底立现大片荷叶和白描荷花。一向擅长画荷的陈世中副会长相中了左边的空间,只见他气定神闲,

  • 书斋有别名

    书斋有别名我的书斋名曰“倾翠书屋”,起用此名是由于其坐落于小居顶楼,沿窗远眺能望见屋外小区内的一片翠竹林。每每在画室中作画、写作、看书后的闲暇之余,我都会伫立窗旁欣赏这连绵的竹叶在风中舞蹈,时而轻快时而激烈,犹如乐曲般耐人回味,倦怠之意也随即消失无踪,又可抖擞精神继续工作。近日,得闻李济生老先生为我的书斋的题字已寄到友人家中,便当晚就急急去领宝。一进门,为我求字的萧斌如老师就笑着告诉我:“这次你可是真的得大宝咯!”我自然非常高兴,因为李老是文坛名人,撰文无数,又是巨作家巴金先生的亲弟弟,而且今年

  • 闲话“毛边”

    闲话“毛边”近日,收到上海苏氏联谊会苏永祁会长馈赠的新年礼物——由他编著之《苏局仙联语选》和《小水石居文集·第一册·仰望先祖宗贤》。书拿到手上乍一看去就很特别:页边参差不齐,邻页互相粘连,合起时有如一本书中被夹入无数纸片。原始又古朴,真是越看越有味道。他见我若有所思,便解释说这是“毛边书”,为时下图书收藏之新宠,多用作内部交流,发行量甚微。我被这书散发的质朴气息深深吸引,之后又请教了周围一些爱书的好友,才对“毛边书”这个新名词有了更多的认识:毛边书,就是印刷的书装订后,“三面任其本然,不施刀削”

  • 花草怡情

    花草怡情花草虽为无声生命,但有人类值得欣赏之处,故栽培之、受启之并学习之。——清照

  • 倾翠书屋藏壶精选

    倾翠书屋藏壶精选柴窑烧段泥大仿古壶掇球壶(紫泥料)荷塘蛙趣壶(紫泥料)如意纹盖大彬壶(紫泥料)鱼化龙壶(紫泥料)注:本人画画闲暇时爱好喝茶,茶种繁多故需配备较多的泡壶。特选出几个大气经典款与大家共赏。

  • 斋名题字

    斋名题字陈燮君(原上海博物馆馆长)题

  • 那些渐行渐远的书信时光

    那些渐行渐远的书信时光站在千年的时光隧道口,不禁感慨万分:我们的祖先,造就了光华绝顶的颗颗明珠;千年的风雨,赋予了它独特的魅力与内涵;千年的磨砺,雕琢了它深刻的内容和思想;千年的沧桑,塑造了它出凡的形象和志向…… “九度附书向洛阳,十年骨肉无消息”、“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”、“寄书常不达,况乃未休兵”……这些诗句,诉说着古人音信难通的惆怅与无奈;也更多的是,传递着朋友、知己、情人、亲人之间因距离而产生的相思、相恋、想念的过程。 思绪回到现在。而今,大家早已用电脑和电话代替了书信,也习惯了用手机、

共有1页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