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名人殿堂 >>李清照 >>李清照作品 >> 《小重山·春到长门春草青》
详细内容

《小重山·春到长门春草青》

001小重山.jpg


        《小重山·春到长门春草青》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早期在汴京所作的一首词。此词描写初春之景和作者的闲适生活,以惜春为抒情线索,塑造了一个感情丰富而专注的女主人公形象。上片写春晨,借景抒情;下片写春夜,直抒胸臆。全词写景如画,意境淡远,将热烈真挚的情感抒发得直率深切,表现出易安词追求自然、不假雕饰的一贯风格。


作品原文:


小重山

 

春到长门春草青⑵,红梅些子破⑶,未开匀,碧云笼碾玉成尘⑷,留晓梦⑸,惊破一瓯春⑹。

 

花影压重门⑺,疏帘铺淡月⑻,好黄昏。二年三度负东君⑼,归来也,著意过今春⑽。

 

 

注释译文:


词句注释

 

⑴小重山:词牌名。又名“小重山令”。《金奁集》入“双调”。唐人例用以写“宫怨”,故其调悲。五十八字,前后片各四平韵。

 

⑵长门句:此句是用五代薛昭蕴同调词之成句。长门:西汉时期的宫殿名。汉武帝的陈皇后因妒失宠,打入长门宫。西汉司马相如有《长门赋序》:“孝武皇帝陈皇后,时得幸,颇妒。别在长门宫,愁闷悲思。”这里以“长门”意指女主人公冷寂孤独的住所。春草青:语出《楚辞·招隐士》“春草生兮萋萋”句。

 

⑶些子:一些,少许。宋蔡士裕《金缕曲》:“著些子,更奇妙。”宋柳永《洞仙歌》:“似觉些子轻孤,早恁背人沾酒。”破:绽开、吐艳。

 

⑷碧云:指茶团、茶饼。宋代的茶叶大都制成团状,饮用时要碾碎再煮。此处以茶叶之颜色指代茶饼,亦可理解为茶笼上雕饰的花纹。笼碾:两种碾茶用具,这里作为动词用,指把茶团放在各种器皿中碾碎。笼:贮茶之具。《乐府雅词》作“龙”。玉成尘:把茶团碾得细如粉尘。这里“玉”字呼应“碧”字,亦谓茶之名贵。黄庭坚《催公静碾茶诗》:“睡魔正仰茶料理,急遣溪童碾玉尘”,其中的“碾玉尘”与此词“碾玉成尘”意同。宋时崇尚团茶,即将茶叶调和香料压制成团状,用时再碾碎,故称“碾玉”。

 

⑸留晓梦:还留恋和陶醉在拂晓时分做的好梦中。晓,《乐府雅词》《历代诗余》作“晚”。

 

⑹惊破:形容一下子清醒过来。一瓯(ōu)春:犹一瓯春茶之省称。指一盂茶。瓯:指饮料容器。李煜《渔父》词:“花满渚,酒满瓯。”春:指茶。黄庭坚《踏莎行》:“碾破春风,香凝午帐”,其中的“春”,即指茶。以春字暗喻茶水,含蕴变得丰富。春茶,春醪,春水,春花,春情,春天的一切美好之物,均含在面前这一瓯浓液之中。春,《历代诗余》作“云”;一瓯春,《乐府雅词》作“一溪云”。

 

⑺花:指上片所言之江梅。压:形容花影层层叠叠。重门:一层一层的门。

 

⑻疏帘:指有雕饰的帷帘。

 

⑼二年三度:指第一年的春天到第三年的初春,就时间而言是两年或两年多,就逢春次数而言则是三次。东君:原为《楚辞·九歌》篇名,以东君为日神,后演变为春神。词中指美好的春光。

 

⑽著意:即着意,用心的意思,犹《楚辞·九辨》:“惟著意而得之”之调。

 


白话译文:

 

        春天已到长门宫,春草青青,梅花才绽开一点点,尚未均匀开遍。取出笼中碧云茶,碾碎的末儿玉一样晶莹,想留住清晨的好梦,咂一口,惊破了一杯碧绿的春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层层的花影掩映着重重的门户,疏疏的帘幕透进淡淡的月影,多么美好的黄昏啊。已经是两年三次辜负了春神,归来吧,说什么也要好好品味今年春天的温馨。

 

创作背景:

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首当春怀人、盼望远人归来之作,是李清照前期的作品。关于这首词的具体创作背景,有不同的说法。一说此词是词人李清照得知丈夫将要回家时所作。李清照十八岁时嫁赵明诚,二十岁时赵出外任官,二十二岁时赵明诚授鸿胪少卿,回京师。此词或作于这两年间。一说崇宁二年(1103)朝廷下诏禁止元祐党人子弟居京,李清照因此别夫回原籍。此词作于李清照回原籍后的崇宁三年(1104)春。

 

作品鉴赏


文学赏析


        这首思春怀人之作与表现同一题材的其他许多作品所不同的是,它没有写个人独居之苦闷,也没有写良人不归之怨恨,而是热情地呼唤远行在外的丈夫早日归来,一同度过春天的美好时光。小词将热烈真挚的情感抒发得直率深切,表现出易安词追求自然、不假雕饰的一贯风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起首三句是作者晨起所见,以白描笔法描绘早春景色,但又不同于一般地写景。“春到长门春草青”,直接袭用五代薛昭蕴《小重山》词之首句,暗寓幽闺独居之意。薛词即借“长门”事以写宫怨。作者将自己的居处比作长门,意在表明丈夫离家后的孤独。较之陈皇后,她此时虽然不是被弃,却同是幽居。“春草青”,言下之意是:春草已青而良人未归。《楚辞·招隐士》:“王孙游兮不归,春草生兮萋萋。”此暗用其意。“江梅些子破,未开匀。”言野梅只有少许嫩蕊初放,尚未遍开,而此时也正是赏梅的好时节。以上三句突出写春色尚早,目的是要引出歇拍呼唤远人归来“著意过今春”之意。如果“一年春事都来几,早过了三之二”(欧阳修《青玉案·一年春事都来几》),也就不会有“著意过今春”的渴望。惟其“未开匀”,所以特别新鲜可爱,使人感到春天已经来临。这三句既是写景,也是在写作者的惊喜、赞美之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次三句写晨起品茶。宋人习惯将茶制成茶饼,有月团、凤团等数种,饮用时皆须先碾后煮。“碧云笼碾玉成尘”,写饮茶前的准备。宋庞元英《文昌杂录》卷四云:“(韩魏公)不甚喜茶,无精粗,共置一笼,每尽,即取碾。”明冯时可《茶录》:“蔡君谟谓范文正公:《采茶歌》‘黄金碾畔绿尘飞,碧玉瓯中翠涛起’,今茶绝品,色甚白,翠绿乃下者,请改为‘玉尘飞’、‘素涛起’,何如?”所叙之事可资参证。“留晓梦,惊破一瓯春。”写晓梦初醒,所梦之事犹残留在心,而香茗一杯,顿使人神志清爽,梦意尽消。晓梦初醒,梦境犹萦绕脑际,喝下一杯春茶,才把它驱除。春草江梅,是可喜之景,小瓯品茗,是可乐之事,春天给作者带来无限欢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过后三句仍是写景,不过时间由清晓移到了黄昏。“花影压重门”,言梅花的姿影投射在重门之上显得很浓重。此句有林逋《山园小梅》诗中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的意境。“疏帘铺淡月”,言春月的清辉铺洒在窗帘上,显得很均匀。这两句词以对偶形式出之,匀齐中富于变化。按照习惯,“花影压重门”本应对以“淡月铺疏帘”,但在这里词人似乎有意将“淡月”和“疏帘”位置互换,一方面为了合于平仄,一方面也避免了雕饰之嫌。词本不同于律诗,是不必追求对仗的严谨工稳的。这两句词生动地创造出初春月夜静谧幽美的境界,为全词精彩之笔;“压”、“铺”二字下得尤为精警,写出了词人对景物的特殊感受,充分显示了李清照遣词造句的深厚功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以上由春草返青写到江梅初绽,由花影压门写到淡月铺帘,中间更穿插以春晨早起,茶香驱梦,如此反反复复描写春天之美好,终于逼出了歇拍三句:“二年三度负东君,归来也,著意过今春。”农历遇闰年,常有一年中首尾有两个立春日的情况。据《金石录后序》可知,李清照婚后,丈夫赵明诚或因负笈远行,或因异地为官,每与妻子分别。丈夫常年在外,如今算来,已有两年三个春天没有在家里度过了。“二年三度”是在加重表现其痛惜之情。“负东君”,这里特就汴京之春而言。京师的春光是这样迷人,即使一年一度辜负了它,也非常可惜,何况两年中竟有三度把它辜负,这是令人无比痛惜的。正因如此,所以这次归来,一定要用心地好好度过汴京这个无比美好的春天。这三句词卒章显志,为一篇结穴。这一结尾,感情的激流直泻而下,心底的情话冲口而出,把惜春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,把全词的抒情有力地推向了高潮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这首词写景如画,意境淡远。其中“疏帘铺淡月,好黄昏”句历来为人称道。“疏帘淡月”后来成为词牌名。清况周颐《〈漱玉词〉笺》:“《问蘧庐随笔》云,荆公《桂枝香》作名世,张东泽用易安“疏帘淡月”语填一阕,即改《桂枝香》为《疏帘淡月》。”这个记载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此词对后世的影响。


文章底部落款1609.jpg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